主页 > T生活妝 >忘记父亲临终遗言还是舌头惹了杀身之祸 >


忘记父亲临终遗言还是舌头惹了杀身之祸

  • 2020-07-09
  • 109人已阅读

忘记父亲临终遗言还是舌头惹了杀身之祸

隋朝继承的是北周的家业,北周是鲜卑以及鲜卑化的汉人的天下,尚武,是北朝的风习。因而,隋朝的开国功臣,大半皆是武将。其中,贺若弼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贺若弼的父亲贺敦,本是北周的高官,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,不仅丢官,而且丢了性命。临死之前,对儿子说,我是因为这个舌头而死的,你一定要记住,祸从口出的道理。为了强调这一点,他居然用锥子扎贺若弼的舌头出血,好让他千万慎言。

贺若弼刚出道,就表现出来出众的才华,所以相当顺利。一不留神,犯了背后议论人的毛病,议论还不是别人,而是皇太子。只是,没想到的是,跟他一起议论的这个人,过于直率了,把这话告诉了皇帝。说,太子不是帝王的材料,这一点,贺若弼也认同。皇帝把贺若弼找来,问他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?贺若弼私下议论,当然是因为对皇太子不满,但万万想不到人家会把这事端出来。贺若弼心想,皇帝这样问我,多半是不想换太子,所以,他说,我认为皇太子德业日新,没有什幺过错,挺好的。后来,皇太子继位,是为周宣宗,那位直接表白太子不行的人,因此丢了性命,而贺若弼则逃过一劫。

因为多嘴,差点栽了,进入隋朝杨家的天下之后,贺若弼老实多了。多做少说,表现抢眼。被隋文帝杨坚任命为平陈主将之一。贺若弼也因此而建功,击败了陈朝的主力,但进军陈朝国都,却晚了同为主将的韩擒虎一步,让韩擒虎拿了陈后主,立了头功。

建了大功的贺若弼,富贵之极,一门非公即侯,他也位极人臣,家里婢妾数百,珍玩不可胜计。但是,跟他同列的战将杨素和高熲,都做了宰相,他却还是将军。而在他看来,最适合做宰相的,应该是他。由此,心生不满,背后嘀嘀咕咕,凈是这两人的坏话。传到宰相乃至皇帝耳朵里,于是,贺若弼丢官下狱。隋文帝亲自提审,问他,朕用高熲和杨素为宰相,你为何说他们俩只配吃饭。是什幺意思?贺若弼说,高熲是我的朋友,杨素是我的舅子,我素知他们的为人,所以才这样说的。

按刑部的意思,贺若弼如此诽谤宰相,质疑皇帝用人,是要杀头的。但隋文帝念其功劳,只将他废为庶人,不久又恢复了他的爵位。但是,就是不重用他。然而,到了隋文帝的儿子杨广哪儿,事情就变了。

杨广刚刚夺了太子之位的时候,曾经问贺若弼,杨素、韩擒虎和史万岁三位,俱称良将,他们的优劣如何?贺若弼回答道:杨素是猛将,非谋将,韩擒虎是斗将,非领将。史万岁是骑将,非大将。杨广又问,那大将是谁呢?贺若弼说,那就凭殿下选择了。他的意思,大将非他莫属。希望杨广继位后,能重用他。

然而,杨广可不这幺看。这个纨绔做了皇帝之后,北巡至榆林,建大帐可坐数千人,奢靡之极。招突厥可汗进帐赐宴,一日之费,逾千万。贺若弼认为,这样做太奢侈了,私下未免多嘴,结果被人告发。这一次,杨广可没有他父亲那份善心,当即下令把这位前辈重臣杀了,妻妾被发配为奴,儿子也受牵连被杀。

看来,贺若弼的父亲是白用锥子扎儿子的舌头了,到了,还是这舌头惹了杀身之祸。仗着自己是老臣,就敢倚老卖老,对少主子说三道四,你觉得你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