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辉生活 >【进击的平台】the culturist文化者:艺术太高冷? >


【进击的平台】the culturist文化者:艺术太高冷?

  • 2020-06-13
  • 436人已阅读
【进击的平台】the culturist文化者:艺术太高冷?

「边度写稿?有时在酒吧,有时在摩天轮,廿蚊玩一次,转两转一篇稿就写好咗。」「the culturist文化者」的创始董事、报导者郑天仪轻鬆答道,说罢发现咖啡店的墻边有个插苏,便立刻拎出平板电脑来插电,为下一轮工作做準备。

我们听了连连惊歎,回头想却发觉到,这种「移动式工作」确实已成为网络平台从业者们的惯常状态,只是「文化者」们的实践方式更为浪漫。这个甫成立一年的平台,就在兇残的脸书世界吸收了一万多名读者;当文化媒体被「lifestyle」风气严密笼罩时,他们又是如何突破重围、重新提出文化的魅力与市场价值?


做文化不讨好?试过先讲!

文化者的两名全职郑天仪Tinny与李志敏Arsenic,皆从大媒体《苹果日报》出身,Tinny写文、Arsenic拍片,配合紧密。近年主流媒体分工形态有所转变,最大纸媒《苹果》也面对资源紧缩问题,不少职位转外判,被认为不赚钱的文化版也愈缩愈细,从业者们无从落脚。都说情势坏,究竟有多夸张?Tinny歎道:「有宣传公司开网上平台,自扮文化传媒,以便接更多工作;而同时市面上却有很多书,从摆上架到消失,却都没有人去讲……」文化传媒被利用,文化却被遗忘,这让Tinny十分心疼。于是她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了脸书专页(即文化者),成本不高就用自己的稿费支撑,怎知后来愈做愈起劲。

然而单靠一己稿费来维持生计很难,也不太「健康」,于是Tinny和Arsenic开始接一些文化相关的商业工作,而这也触发了Tinny对文化平台前景的考量:「现在香港每年那幺多大型艺术展:Fine Art Asia、Art basel、Affordable Art Fair……全部都是国际性的,画廊展馆也愈开愈多。那幺多好的展览好的艺术,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平台吗?」不安于靠资助维生的文化者,无论如何都要出来闯蕩一下,「就是要试试看这个方法可不可行。」


点击率又如何?文化是种缓慢的渗透

有追看的读者或许知道,「文化者」讲述的艺术很「专门」。除了大型展览的导赏,他们还介绍古董、字画、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,而这些对普通读者而言显得遥不可及的事物,经由「文化者」的赏析,却好像剥去了沉重的阶级外衣,呈现出你我都能解读的美学价值。

这种热忱与细心,是源于两人对即将消失事物的珍爱。

2018年底,「文化者」製作了一系列介绍荷里活道古董的影片,十分特别。一般民众走过古董铺,又怎会够胆进去看看?然而曾写过大量收藏相关文章的Tinny,却敏感地发现古董背后被人忽视的故事——拍卖短短两三天,这些精緻物品很快又成了过眼云烟,与99%的人错过,很可惜。幸运的是,古董商会见到Tinny的文章,理念一拍即合,于是便由「文化者」充当这些沉默千年的古董的嘴巴,敍述它们不为人知的故事;同时让更多人知道,这些看起来「高冷」的行业也可以十分有趣。

所谓「今天的东西就是明天的历史」,记录是非常紧迫的事情。让Tinny感到安慰的是,年纪更小的Arsenic也对文化遗产有浓厚兴趣,最近更是着手于地水南音的记录:「有次出去工作时,刚好见到介绍南音,是一种缘分。以影片来记录,也是对他们职业的一份尊重。无奈现在做影片的时间愈来愈长,一个人要拍摄、剪接、写文,体力和精神的消耗是很大的,所以尽量能拍就拍。」

非物质文化遗产那幺多,望着一张长长的名单,两人之力实在微薄,只好能记录多少是多少。那幺点击率怎办?「如果我紧张于点击率的话,就不会从苹果出来了。」Tinny温柔也很霸气,「文化是一种渗透,只有时间才能告诉你,你所做的重不重要。譬如南音,以前唱的人可以一心三用,现在没有了,唱南音的平台也就慢慢消失……这些都没有办法去计算,文化就是计不到的。我们做的就是记录历史,这些事对于社会有没有用,则要由社会自己来说。」


从四体不勤,到全方位达人

儘管「文化者」只有两名全职员工,却时时紧贴时下文艺动态,做过不少即时又有深度的新闻。例如香港成人展「18+ Central」中的水墨情色山水图被审查,英国艺术家Banksy自毁画作「手持汽球的女孩」展出,都有即时的影片资讯。除了少数外地新闻由特邀记者报导,香港的新闻旧事几乎都是两人一手包办,箇中当然靠他们长年累积的传媒经验,同时他们也练就了一身新本领。

「现在新款的电话、平板电脑一出,就会立刻去买,不是因为有钱,而是希望影最好的相、最快的传输速度……」以往在大传媒工作时,人人可以「自扫门前雪」,而现在文字人Tinny也要学习剪片(还要用三个apps拼拼凑凑做图),影像人Arsenic则要学着写稿、构思稿题。像是四体不勤的书生忽然被放逐野外,要开发出一切本领,才能继续生存下去。

技术固然重要,对于一个平台而言,最核心的还是选题。网络媒体的特性就是内容不受限,但Tinny却认为这也是种弊病:「资讯爆炸的年代,媒体要筛走一些不真实、不够好的东西再给读者看,这比甚幺都放进去更重要。」现在文化者坚持每天一则内容,根据读者习惯作调整。譬如每逢「蓝色星期一」,有和尚释本有的入世生活与智慧分享,到了星期五则有金融人士写艺评专栏,读者则可利用週末慢慢消化理解,一切都安排得十分谨慎:「我不急需要样样都有,每个人的时间都好宝贵,不希望他们看到一些没用的内容。」

Tinny重视读者,连送电影公关票都要亲自在信封上抄写地址,为的就是读者能感受到「人与人之间的温度」。也许正是基于对人的热爱,「文化者」才能款款而来,温柔地面对、修补网络时代的文化与历史裂缝。


059786790889688746

(Tinny手抄地址,再将电影票寄给读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