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辉生活 >【进击的平台】tbc…story︰誓做「故事界Netflix >


【进击的平台】tbc…story︰誓做「故事界Netflix

  • 2020-06-13
  • 802人已阅读

DSCF7071
林若宁(左)和Mike Yuen继续搞搞新意思,引爆tbc...story的丰富想像。

Netflix大家就睇得多,「故事界Netflix」你又知不知道是甚幺?他们一个是知名填词人林若宁、一个是前商台创作总监袁子才(Mike Yuen),二人大可以靠创意继续食老本唔使忧,但去年却突然拍档推出手机app「tbc…story」,不但向着种种未知数进发,更许下成为「故事界Netflix」的目标,背后原因,到底是因为爱还是责任?「没有故事,我们甚幺也不是」,望着半完成网站上这句豪言壮语,不禁想起周星驰的话,「做人如果冇梦想,同条鹹鱼有咩分别?」一人有一个梦想,自然一人有一个故事,故事不死——至少他们是这样相信的。

IMG_8947
《全家覆》作为tbc...story的原创故事,短小富趣味,已累积近20万浏览次数。

Tap story 开启「慢读」模式

下星期(4月9日)就是tbc…story推出一周年的日子,开台一年以来,手机app内「猪肉枱」上的读物,由最初的19本增至如今超过50本,证明他们策略成功,一开始以容易入屋的类型故事,包括林夕的《似是故人来》(「悬」类;至今累积超过六万四千浏览次数)及陈烦的《全家覆》(「喜」类;至今累积近20万浏览次数),配合知名作者像林夕及郑梓灵(《大人的恋爱》)这样的推广手法,引人认识tbc…story之余,更起了带动新晋作者的效果。

「手机app刚推出的时候,新人作者乏人留意,慢慢发展下来,发现多人睇番佢哋的作品,这都是我们乐见的。」林若宁说,一直听到很多人说想写小说想写故事,却迟迟未动笔,而tbc…story正正是这幺一个平台,只要你能够交上故事大纲,一经採用就有稿费。「大部份作者都是交文本给我们,收到文本后我们会读一次,想想哪里可以加图、哪里适合配音乐、其他地方又可以加入甚幺特效……」像陈慧的《弟弟》,还未正式点入阅读前,封面处会播放一段音乐,点进去之后,每点一下就会弹出一段文字,而故事中的对话,更会以对话泡泡(bubbles)的形式呈现,提高了互动性与代入感,趣味大增,对怕闷、少阅读的人来说,不失为一种吸引力。《弟弟》共有40集,但并非所有作品都要这幺长,像又曦的《月光下的恋人》就只有五集,林若宁指出,为了避免网上「断故」的情况出现,他们一般要求作者交上至少五集的大纲,每集2,000字左右就可以。

IMG_8943 IMG_8944 IMG_8945
Tap一下手机,就可以阅读下一段。

以为2,000字很快读完?虽然tbc…story也有脸书专页,但由于最终还是连接至app、以app的形式呈现内容,在手机上每点一下,故事才会继续,所以对习惯阅读长文章的严厉读者来说,或会觉得tbc…story是一种「慢读」;相反,对于寻求趣味阅读体验的读者来说,tbc…story的「慢读」就很对胃口了。「我们是tap story,有声、有画面,对新世代来说很易入口。平时你用WhatsApp,唔觉唔觉,睇睇下都睇咗几千字,几千字,一拎起书睇就好觉,依家好难叫人睇文章了。」相对脸书专页或网站形式,袁子才说利用手机app以tap推进的特点,配合适当的音乐、特效及图片,例如鬼故配上蜡烛剪影及恐怖音乐,容易给人第一身置身其中的感觉,这都是脸书做不到的。

IMG_8941 IMG_8942
tbc...story以「爱」、「喜」、「幻」及「悬」等来分类;陈慧的《弟弟》就属于「无」类。

TBC Original 突出品牌特色
正所谓「创业容易守业难」,创立初期或者容易应付,但在秒秒新鲜的数码电子世界,要做到质量兼备,确不容易。一年下来,tbc…story已经收集了约80个故事,每日推出二至三集(即4,000至6,000字),都是不同的故事。「依家有两种故仔,一种是chat story,主要是『喜』类;另一种是理想化的,不理是甚幺故事,我们觉得好的都会用。每日分两条线来推,有助我们保持稳定的浏览量。」林若宁说,遇到好的故事,他们愿意投放更多资源去做,善待每一个故事,始终是他们的初衷。

从收到作者文本到他们重新阅读并设计版面,袁子才说每一集约花两至三日完成「改编」,换句话说,他们每日都要做嘢。数数tbc…story的团队,除了他和林若宁,另外还有三位全职员工负责后期製作及撰写in-house故事、三位协助后期製作的员工,以及两位兼职设计师。以文字传媒的眼光来看,很难说他们的团队是人强马壮还是人丁单薄,只知道他们要挑战「故事界Netflix」的决心,令人直竖拇指。有机会访问他们团队中的年轻员工,他从在学开始,至实习甚至毕业后一直在这里工作,每天都要写故事、做片、做图、製作声效,对他来说,能够全以创作来赚钱生活算是十分理想,「老细从没讲过『你咁写冇人睇㗎』。」

IMG_8948

就算不懂得写故事,像《日常驱魔人》,只要你有故事,都可以口述给tbc...stroy,你们再整理出来。

「一来唔係要做到人哋咁庞大,二来又唔係要做马田史高西斯,我睇Netflix的观感是,睇完House of Cards,冇理由唔睇埋其他㗎。Subscribe完Netflix就係咁,慢慢会睇埋其他原本冇谂过睇嘅嘢,呢个就係我们想做到的效应。」林若宁说,因此tbc…story有他们的「TBC Original」,一来补足市场上没有或他们想做但一直遇不到的故事,二来塑造富自家特色和性格的作品,作为建立品牌的方法之一。「一旦平台稳定了,我们就有多点空间去做创作rather than製作。In-house员工我们叫他们story maker,他们大部份时间製作他人的作品,我们成日鼓励他们,你有咩想写不如就写啦。」能够自己出产,同时兼容其他创作,林若宁和袁子才的眼光看得很远。

两条腿走路 To be continued…
tbc…story善待作者的创作,当然,他们也善待创作人本身。访问前早已闻说tbc…story分给作者的稿费很理想,就此求证,一个说「固执啫!」,一个就话「够胆死!」,即係点?

「我们本身都是做创作的,唔想剥削创作人,虽然不至于是很好的稿费,但粗略估计,出书的话,都唔会差过版税好多。」关于版权,袁子才说作者和tbc…story共同拥有作品的版权,总之就是make it fair。各式各样的支出不菲,那幺收入呢?总不成做蚀本生意吧?「Facebook係搵人拍片摆係专页,我们就搵客返来,然后帮个客写故仔,咁个故仔就係广告喇。」袁子才不讳言,他们最初设想的business model,是将故事卖给需要故事的单位,如电视台、电影公司及广告商等,有机会赚钱,才能吸纳有兴趣的投资者。例如去年他们就跟士多合作,创作了武侠及科幻等四个类型故事来sell月饼。又例如某瑞士名錶品牌,去年适值150周年,他们便找来tbc…story以一个故仔带出传承的主题。

Hit rates、生意额、quota……今时今日做生意,成功总离不开数字,但tbc…story却有另一套玩法,袁子才说︰「数字或hit rates只是指标,对故仔的营销未必有一定关係。例如对方是电影公司,我们都会present数字,但对他们来说,着重的可能是故仔类型,佢哋会唔会开戏,係睇类型啱唔啱。」林若宁又补充︰「我们两条腿走路,第一条我们会继续做广告,另一条就是IP(Intellectual Property,智识产权)。就算写到好似《琅琊榜》咁,电影公司都唔会拎几千万去拍穿越剧,有些精品故事就是适合小型製作。」想起林若宁一开始的时候分享创办tbc…story的源起——为製作人找故事,为创作者找买家——似乎他们已经走在轨道上了。